杨栋:三十而立,我在武汉交的第一份答卷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第四批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胃肠内科杨栋

三十而立,我在武汉交的第一份答卷

从没想到而立之年的30岁生日会在武汉度过,且、而且是已驰援武汉医疗医疗队员的身份。不由得感叹命运的神奇。古人言“三十而立”,人生再长,不过3个30年,就像3场考试一样,不知不觉间我的第一场考试该交卷了。

三十岁,已娶妻,妻正奋斗在后方护理一线;三十岁,已生女,杨怡熹5个月,马上就能独坐了;三十岁,我已来到武汉接近一个月,在前线全体医护人员的努力工作和全国人民的支持配合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初步得到控制,让我这个在一线的生日难得感到一丝宽慰与轻松。

按母亲叮嘱,生日早晨要吃两个蛋一根肠,好像这个规矩从我独立吃饭开始就没有变过。毕竟选择医路,回望30年,考试真是穿插在我人生的各个阶段,100分当然很重要!可惜香肠没有,就暂且找根香蕉代替,吃的一样蛮饱。

中午大海哥他们特意联系了对接的江汉区城改局的同志准备了一大盆面条混着荷包蛋,说来也巧,我和队友华洪柱同志,我”柱子哥”,竟然同一天生日。两人一人一碗长寿面,一个荷包蛋,在众战友的祝福中吃的有滋有味。简单但很温馨,谢谢哥哥们,谢谢城改局的同志们。

晚上和父母、爱人视频,逗一逗我Ai baby,再给她起个新外号“小二怂”,在一片其乐融融中,早已释怀了凌晨进舱后双层口罩又赶上阴天低气压的憋闷和防护服内反复湿透的不适。

在接近1个月的支援工作中,我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从身为江汉方舱医院的重要参与者,到汉阳体校方舱医院的开拓者,披荆斩棘,从不言退。很荣幸,站江汉方舱最后一班岗和汉阳方舱第一班岗;也很难忘,我三十岁的生日是在方舱医院一线度过的,我人生的第一张答卷拥有一段漂亮且有意义的结束语。如果要我许一个生日愿望,那我一定会希望这座城市可以早日挺过这一关,武汉加油!